负利率冲击波:全球银行业裁员逾7万人 86%来自欧洲

原标题:负利率冲击波:全球银行业裁员逾7万人,86%来自欧洲

  据报道,算上意大利裕信银行刚刚宣布的裁员8000人的计划,今年以来全球银行业宣布的裁员人数达到约73400人,且几乎全部来自欧洲。

  裕信银行首席执行官Jean Pierre Mustier于当地时间12月3日宣布了下一个四年改革计划的部分措施,希望通过裁员和裁撤网点节约10亿欧元成本。此次改革计划裁员8000人,相当于该行员工总数的9%以上,以应对当地经济增长放缓和负利率环境。

  据测算,今年全球各地银行已宣布的裁员总数达到了73400人,其中86%来自欧洲。

  意大利裕信银行是欧洲最大的银行集团之一,拥有超过4000万客户,业务遍及22个国家。该行的核心业务在欧盟最富有的区域:意大利、奥地利和德国南部。

  11月初,Jean Pierre Mustier表示,今年前9个月该行利润达43亿欧元,同比增长8.2%。第三季度利润达11亿欧元,同比增长25.7%,为十年来最好季度数据。

  但欧洲宏观经济环境不佳,银行业整体疲软。裕信银行在官网公告中称,新的战略目标是2023年收入达到193亿欧元,2018至2023年复合年增长率0.8%。到2023年费用为102亿欧元,2018至2023年复合年增长率为-0.2%;节约成本10亿欧元,相当于2018年成本基础的12%。

  此前,德意志银行于今年7月宣布,将大规模削减投资银行业务,预计将在全球裁员约1.8万人,约占该行总人数的20%。

  具有百余年历史的德意志银行于2015至2017年连续3年亏损,尽管于2018年实现了4年以来的首次盈利,但今年又陷入了亏损的境地。德意志银行宣布将退出全球股票销售和交易业务,调整固定收益业务,尤其是利率产品相关交易业务,并将建立一个专门机构来处理上述业务领域资产。

  花旗集团等大型银行也陆续传出裁员消息。7月末,花旗集团计划在2019年大幅裁减固收和股票交易两个部门的人员,其中包括至少100个股票部门职位,占整个部门员工数的10%。

  欧洲银行大幅裁员的背后是欧洲经济疲软和负利率政策所带来的冲击。

  目前欧洲央行与日本央行都位于负利率区间,并暗示了进一步降息与量化宽松的可能。

  欧洲央行9月调降存款机制利率10个基点至-0.50%,并宣布于11月1日起,重启量化宽松(QE),规模为每月200亿欧元;只要有需要的话,就会继续保持债券再投资,对到期债券的投资会持续2-3年。

  虽然欧元区11月未季调核心CPI年率初值略好于预期,德国失业率持于低位,但欧元区经济似乎存在进一步走弱的风险。欧洲央行执委会委员候选人帕内塔指出,低利率甚至负利率的政策,对于欧元区经济仍客观上有利,当前全球经济面临下行风险与与贸易冲突和即将到来的英国脱欧引起的不确定性增加有关,欧洲央行仍有必要执行宽松的货币政策。

  除了欧洲,日本银行业也同样受到负利率的冲击。

  日本三大银行中,瑞穗金融集团正在推进到2026年末削减包括临时工在内1.9万人的计划,同时银行网点将由现在的500个缩减到400个,未来因人事、工资和养老金制度的变更导致提前退休人员可能会增加;三井住友金融集团提出到今年年底削减近5000人;三菱日联银行宣布到2023年度减少逾1万人的计划。

  日本央行从2013年初开始实施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并于2016年初推出负利率政策。10月30日美联储宣布降息后,日本央行宣布维持基准利率为-0.1%不变,维持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在约0%不变。但调整了前瞻性指引,在指引中删除了(利率)时间表,并表示将引入新的前瞻性指引。日本央行表示,如有需要将维持当前的极低利率水平,此举被市场解读为暗示将进一步降息。

(责任编辑:DF529)

2019世界车联网大会圆满落幕

原标题:2019世界车联网大会圆满落幕

  2019年12月4-5日,由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政府、市北高新与盖世汽车主办,南通市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和上海市北高新(南通)科技城联合主办的,以 “数智市北·网联天下”为主题的2019世界车联网大会成功举办。活动吸引了福特、奇瑞、北汽、戴姆勒等40多家主机厂报名参会,聚集500余位政、产、学各界管理人员、专家、技术研发人员等,共话车联网创新技术及趋势,旨在为行业搭建一个交流沟通的平台。

  12月4日,中共南通市港闸区委书记黄卫锋,上海市北高新(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罗岚,盖世汽车CEO周晓莺,南通市北高新区党工委副书记吴太宾等领导首先针对会议发表了致辞。此外,来自罗兰贝格、长城汽车、博世、爱驰、哈曼、地平线、蘑菇车联、华为、广汽研究院、赛轮思等10余位嘉宾围绕智能网联的发展现状、未来趋势、产业落地应用、车路协同等方面的话题,进行了分享和探讨。

  12月5日,精彩持续进行,共9位嘉宾发表了主题演讲:

  蘑菇车联副总裁、蘑菇OS部总经理邓志伟受邀来到活动现场,他以“蘑菇OS助力车联网用户网络生态构建”为主题,发表了精彩演讲。邓志伟认为,车联网时代的用户网络生态离不开强大的底层车载操作系统支持。蘑菇车联以自主研发的蘑菇OS为核心,为构建优质的车联网用户网络生态奠定核心技术基础。

  整个智能网联产业在发生重塑。以前传统整车厂是一个供应链金字塔最高端,整车厂要求Tier1做系统集成等,这是汽车工业传统玩法。汽车工业发生变化之后,很多基础技术现在都不具备,比如支持异构技术的处理器,AI应用,硬件加速,高精度地图等。那么针对行业的痛点,需要行业合作一起解决。斑马慢慢也在做一些迭代,举例来说,现在可以做到根据用户的加油行为,在 50公里、80公里或者是100公里开始,主动给用户提建议。

  对于整个车联网市场百度的思考方向主要包含以下几个方面:首先人工智能汽车的定义,应该是能听和能够交流;第二生态和服务是需要非常丰富的;第三,希望车可以智能地了解到用户的需求;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车联网本身的安全性。

  邓礼帆认为,不可能由单个产品去撬动整个行业发展,很多的时候模式都需要汇聚不同的力量。行业的发展也有不同的模式,现在汽车行业是车联网的发展模式。

  亿咖通三年从16年成立以来,目前已经拥有140万用户,从服务于吉利、领克、宝腾,后续也在探索更多的合作可能。

  真正的汽车智能网联,应该是包含智能、开放的软硬件平台,以及生态服务体系,同时,整合了终端、云端、内容、大数据、AI等资源,并进行技术创新,连接人、车、生活、社会,重新定义出行方式。

  为了更好的利用安卓系统的优势,比亚迪开发了既可以兼容手机生态又有独特汽车生态的智能网联系统,2018年4月份,推出了DiLink系统。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年历程,比亚迪从多媒体,到导航,到比亚迪DiLink,见证了超级终端的演化过程,也重新定义了车联网,开启了人、车互联新时代。

  在追求极致方面,博泰认为,首先要解决的是高频需求下,用户体验的问题。第二,要在整个产品使用过程之中,给用户惊艳的感觉,包括要解决用户的刚性需求,以及保持一定的先进性。最后是创新、创造,这是所有产品有生命力和保持活力的一个基础。

  什么是智能化?第一个是车机的智能化和汽车的智能化。第二,比较重要的是交互方式。第三,场景化的用户行为。相应的汽车应该具备的能力应该是大数据和深度学习的能力、OTA在线升级能力、自动驾驶的能力、视觉识别能力、语音交互能力。

  小鹏汽车在今年3月份发布G3以后,开始不断进行升级迭代,1.0版本是车辆钥匙召唤功能,1.2版本开始开投放遥控泊车功能,到11月份的时候,正式发布了Xmart OS 1.7版本,上新了哨兵模式包括手机推送大屏功能。在过去的大半年时间,已经完成了7个版本的升级,车辆通过不断的升级、进化,会掌握越来越多的能力。

  只谈大数据,只谈云,只谈云架构,只谈平台,对于车联网来讲意义并不是很大。而作为载体,智能座舱才是需要发扬光大的。

  智能驾舱是整车厂做研发验证的载体,支撑了智能驾驶甚至是新能源,所以需要努力做好基础平台,把代步工具慢慢转变成私密空间,有可能慢慢变成我们移动的第三空间,这个是我们希望的目标。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车一直被定义为工具,而不是一个服务。所以应该致力于把驾舱变成服务的承载物,让用户在不同的场景中不断会打断。

  NNG希望在整体的产品打造上,更多是协助硬件公司提供更好的整合,把更多声色的信息整合在一起,提供更拟人的交互,拟人就是智慧,智慧就比较容易黏住,这样才能留住用户。

  此外,圆桌讨论环节,汽车之家车联网部商务兼产品总经理易晓峰担任主持人、广汽研究院专业总师廖磊、赛麟汽车智能互联驾驶总监马建军、哈曼智联科技销售总监林纪玮、小鹏汽车互联网(上海)副总裁刘凡凡等嘉宾参与,针对如何走出当前车联网遇到的困境、人工智能、车联网大生态融合等方面的问题,展开了精彩的分享。

  本次活动通过两天时间,共涵盖20余场主题演讲和1场圆桌讨论,话题覆盖自动驾驶、智能座舱、AI芯片设计、实际应用场景以及未来发展趋势、商业应用落地等,嘉宾们展开详细探讨以及深度剖析。两天时间,也让参会人员了解了当前行业的更多声音,现场获得干货、也收获了行业同仁们更多的建议。

(责任编辑:DF526)

巨头的游戏:LVMH刚拿下蒂芙尼 Gucci母公司开云也要买?

原标题:巨头的游戏:LVMH刚拿下蒂芙尼,Gucci母公司开云也要买?

  美国UTA管理集团大中国区总经理杨大筠12月5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这笔潜在的交易应该是存在的。

  12月4日晚间,彭博社消息称,Gucci 母公司、法国第二大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正在洽购高端羽绒服品牌 Moncler,双方已经就这笔潜在的交易进行了探索性会谈。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称,目前谈判还处于初级阶段,最终是否会完成交易尚不确定。

  无论是开云集团还是Moncler,尚未就此消息发表评论。

  而就在上周一(11月25日),LVMH集团宣布以162亿美元的全现金价格正式收购美国奢侈珠宝品牌 Tiffany(蒂芙尼)。

  No Agency分析师唐小唐则认为,开云在这个时间点透露出收购消息,确实有些两者之间打擂台战的意味儿,“不过奢侈品集团一直都在进行各种收购案,也很正常,目前看来,这笔交易最终成行的可能性相较于LVMH收购蒂芙尼要小得多,大概五五开吧。”唐小唐12月5日对时代财经分析称。

  美国UTA管理集团大中国区总经理杨大筠12月5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这笔潜在的交易应该是存在的。

  “Moncler此前一直在寻求新的投资方加入,因为原本参与的基金公司想要退出,不过前两年Moncler业绩有所下滑,影响了它的估值,所以交易没有达成。但是今年以来,Moncler的业绩表现不错,估值和股价都在回升,对于它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出售时间点。”

  不太划算的买卖?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Moncler的股价已经累计上涨了33%,当前的市值大约为100亿欧元(110亿美元)。

  10月中旬,Moncler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今年前9个月其销售额同比增长12%至9.953亿欧元,略高于分析师预期,其中第三季度销售额同比增长10%,这也是其连续第23个季度保持双位数增长。

  1952年成立的Moncler最初只是一家生产帐篷和睡袋产品的小企业,1954年开始生产功能性羽绒服,2003年意大利商人Remo Ruffini收购了当时濒临破产的Moncler,并将其从一家户外装备制造商转变成为世界上最炙手可热的奢侈品牌之一。

  但唐小唐认为,相较于蒂芙尼,Moncler的品牌稀缺性并不强,目前的估值也已经太高,如果仅从奢侈品羽绒服领域来看的话,包括加拿大鹅,正在极力高端化的本土品牌波司登,甚至北面等户外品牌都给Moncler带来了直接或间接的竞争挑战。

  “不可能像蒂芙尼一样给出那么高的溢价(37%),此前蒂芙尼的估值不高,因为它的盈利能力一直都徘徊不前,同店增长基本处于停滞,但是出售的时候会考虑到品牌等无形资产的价值,Moncler目前在公开市场的价格可以说已经透支预期了,如果最后交易成行,最多给到10%左右的溢价。”唐小唐分析称。

  另一方面,市值已经被LVMH集团远远甩开的开云集团,也需要更多的顶级品牌来丰富旗下的产品组合,今年上半年Gucci为其提供了四分之三以上的营业利润,但对比去年同期,Gucci销售额已连续3个季度业绩放缓。

  唐小唐认为,这还是要看开云的心态急不急,“你的竞争对手在做非常大的扩张,你肯定不能完全无动于衷,两家公司的路径都是比较类似的。”开云集团从去年起先后抛售了Puma、Stella McCartney和Christopher Kane等非奢侈品牌,而Moncler目前的增长势头不错,利润率甚至能与爱马仕相媲美。

  另一个不确定的因素则是Moncler的首席执行官,今年四月,这位意大利商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自己无意将公司出售,“没人向我提过要收购Moncler。我们现在的情况非常好,在这个时候选择出售就太可惜了,我还没准备退休呢。”

  不会停止的巨头游戏

  杨大筠认为,全球奢侈品牌集团对于独立品牌的并购会一直持续下去,“只要有价值的品牌还存在,只要独立品牌在市场中还有价值,这样的并购就不会停止。”

  “LVMH收购蒂芙尼对全球奢侈品行业的格局带来了巨大的震动,这意味着三大顶级的珠宝品牌,LVMH独揽其中两个,取代历峰成为全球最大硬奢侈品集团。”杨大筠表示。在收购之前,LVMH 集团旗下已经拥有了另一大顶级“硬奢侈品”(珠宝和手表)品牌BVLGARI(宝格丽),而它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瑞士历峰集团则坐拥Cartier(卡地亚)。

  截至今年1月31日的2018财年中, Tiffany的净销售额同比增长了7%至44.4亿美元(约40亿欧元),过去一个财年LVMH珠宝和手表部门的总销售额为41.23亿欧元,这意味着收购之后,LVMH的珠宝手表业务总销售额将超过80亿欧元,而历峰集团2018/2019财年珠宝手表部门的总销售额为70.83亿欧元。

  杨大筠指出,正是通过不断的并购,全球85%以上的顶级品牌已经被三大奢侈品集团掌握在手中,而没有被基金、投行或者大集团控股的独立品牌越来越少,生存越来越艰难,“阿玛尼和香奈儿这两个独立品牌的未来可能是大家最关注的,阿玛尼的创始人年纪越来越大,而香奈儿此前也爆出300亿欧元的出售消息,不过LVMH和开云集团都不能去收购,因为涉及到垄断的问题。”

  但唐小唐告诉时代财经,奢侈品集团的并购扩张还要警惕消费市场的放缓危机。

  尽管各大奢侈品牌近年来都热衷于在快速增长的中国市场“淘金”,但事实上,社会消费品的总额在10月份仅仅录得7.2%的增速并不乐观。

  从具体类别来看,工信部的数据显示,今年1-10月,服装行业规模以上的的企业累计实现营收13077亿元,同比下降0.2%,利润总额685亿元,同比下降3.4%。化妆品也表现出明显的回落,仅录得6.2%的跌幅至234亿元,创年底新低,甚至低于4月份的6.7%的增幅。

  “奢侈品消费在中国有一定特殊性,它的消费人群更加年轻,中产阶层是中坚力量,但他们背负着孩子、房子、身子三座大山,如果对未来的预期悲观,也会影响购买力,明年消费市场更有可能会进一步放缓,所以对于开云来说这也是一笔‘一边谈一边看’的买卖吧,预计不会很快敲定。”唐小唐表示。

(责任编辑:DF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