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1日,沙特阿美在沙特本国的利雅得交易所上市,股票开盘上涨10%,至35.2里亚尔,达到每日涨幅上限,即涨停,35.2里亚尔的股价也使得公司市值达到1.88万亿美元,超过苹果微软企业巨头,成为全球市值最大上市公司。这是押注国家荣誉的一次豪赌,风光背后也有无奈。

  毫无疑问,沙特阿美本身并不缺钱,倒是富得流油,是世界上盈利最丰厚的企业。2018年,沙特阿美的净利润达到1110亿美元,每天净赚3亿美元,比全球前五大石油公司荷兰皇家壳牌、美国埃克森美孚雪佛龙、法国道达尔、英国石油BP的日平均净利润总和的2.2亿美元还要高。

  沙特阿美作为沙特阿拉伯的国企,其IPO计划显然和沙特的经济密切相关。这家全球利润最高的公司IPO目的是通过筹集资金使沙特经济多样化,从而加快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主导的经济改革进程。3年前,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曾提出经济改革计划“愿景2030”,旨在使沙特摆脱长期以来对石油收入的依赖,致力于经济多元化发展,农业、矿业、石油业、房地产、教育、旅游业等全面启动,推动沙特阿美上市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就是说,是沙特政府寄希望于沙特阿美上市解决财政缺钱的窘迫。在外人眼里,沙特是世界储油量最大的国家,也是产油量最大的国家,他们有着这样的“金山、银山”还愁什么呢?沙特富甲一方,而实际上是表面富贵。自2014年国际原油价格大跌后,以石油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沙特即遭遇财政困难。沙特2019年财政预算案显示,该国今年的财政赤字预计为1310亿里亚尔(约合350亿美元),这将是沙特连续六年出现财政赤字。虽然沙特在近些年累积了大量的“石油美元”,但是在低迷油价的局势下,等同于坐吃山空。

  沙特政府为了使沙特阿美成功上市,此前费尽心机。过去4年中,沙特阿美上市之路可谓举步维艰,关于IPO地点和公司估值选择的争议令上市计划一拖再拖,随后一起轰动全球的记者被杀事件,让沙特阿美IPO计划几乎搁浅。在沙特阿美IPO进入攻坚阶段的关键时刻,今年9月,沙特阿美旗下一座主要石油加工设施遭无人机袭击,蒙受巨大损失。尽管上市之路一波三折,但沙特还是横下心来要促成沙特阿美IPO。直至今年11月1日,这一号称“世纪IPO”的上市计划才正式获批。

  沙特政府为了让沙特阿美顺利上市,也是做足了功夫,就是努力促成OPEC+达成新的减产协议。世界经济呈下行趋势,石油刚性需求在下降,直接导致国际原油价格下滑。经过10月中旬至11月的短暂反弹之后,国际原油价格在12月初再度下跌,最主要的原因是市场普遍预计2020年国际原油市场依旧供大于求,尤其是全球原油产量会保持较快增长,而需求则继续疲软。于是,通过减产来实现价格上涨,成了OPEC+的必选题。沙特阿拉伯需要至少每桶80美元的价格来平衡预算,远高于大多数其他成员国,而且还需要支持其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的IPO。因此,此次OPEC+的协议也就显得弥足珍贵。

  可是,国际媒体认为,主要依靠沙特自有的资金来完成上市计划,或使沙特阿美最终成为沙特的一个“烫手山芋”。沙特阿美的巨大体量会使得沙特的机构投资者抵御风险的能力下降,同时,投资沙特阿美的沙特散户更容易受到沙特阿美股价下跌的冲击,因为很多股民是通过银行贷款获得资金来购买沙特阿美股票的。在此之前,沙特政府就曾要求沙特银行向公民提供廉价信贷以支持他们购买沙特阿美股票。

  海外机构也谨慎对待沙特阿美上市。眼下全球能源格局正在向绿色能源转变,投资者对专注于化石燃料的沙特阿美前景持观望态度,而国际评级机构标普提示,沙特面临的地缘政治风险仍较高,再加上沙特阿美公司透明度较低,这些因素也许会让海外投资者对其IPO退避三舍。这也是沙特阿美最终不得不放弃在欧美的路演,转而把重点放在国内投资者和周边海湾国家的原因。

  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12月6日在维也纳举行的OPEC新闻发布会上说:上周正式批准IPO是“值得骄傲的一天”。他表示,已有510万个人投资者申购沙特阿美的股票;一些国外投资者也参与了进来。希望不久后看到沙特阿美市值达到2万亿美元。2万亿美元的市值相当于什么呢?约等于两个苹果公司加上谷歌的总市值。媒体指出,这表明沙特政府或多或少将部分国家荣誉押在了沙特阿美的IPO上。

  然而,沙特阿拉伯押注国家荣誉于沙特阿美上市上,最终还是得看国际油价,因为影响沙特阿美股价的一个关键因素将是油价。目前来看,新一轮减产协议虽然签订了,希冀减产协议促成高油价以支持财政收入,并支撑沙特阿美上市的后劲,但减产执行力是关键问题。目前光凭沙特阿拉伯一家在使劲,减产协议也许会沦为纸面承诺。这或给上市后的沙特阿美蒙上一层阴影。沙特阿美究竟能给沙特阿拉伯赚得多少国家荣誉,还要走着瞧。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责任编辑:DF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