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央行副行长:全球稳定币将对宏观政策带来挑战

  脸书公司发布“天秤币”(Libra)白皮书后,引发各方对“天秤币”等稳定币风险的广泛关注。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日前表示,一方面要增强法定货币体系对未来数字经济生态的适应性,另一方面要应对全球稳定币的挑战。

  近年来,“加密货币”逐渐成为热词,而为了维持加密货币的“币值稳定”应运而生了另一个概念“稳定币”。这类加密货币往往“锚定”某一法定货币体系,以求获得代币价值的稳定。

  “越来越多的中央银行和货币当局开始关注稳定币对货币主权、资本管制、支付体系监管等公共政策的挑战。”陈雨露在21日召开的2019中国金融学会学术年会上表示,全球稳定币会冲击一国的货币主权,尤其对弱势货币的威胁更大,损害相关经济体的货币政策、金融发展和长期经济增长。

  不少人认为,以“天秤币”为代表的全球稳定币为资本的跨境流动提供了较大便利。对此,陈雨露认为,在提供便利的同时,稳定币可能削弱资本管制的效果。全球稳定币为资本的跨境流动开辟了新渠道,使资金可以自由进出受管制经济体的金融市场,加剧国内资产价格波动,影响金融稳定。

  尽管稳定币在降低支付成本方面潜力较大,但是在陈雨露看来,稳定币交易和支付的信息独立于现有支付体系之外,会给央行和货币当局的监管带来挑战。另外,稳定币发行受资产负债表限制,缺乏灵活性,在清算量较大时可能难以发挥好支付结算功能。

  目前多数稳定币都将美元作为唯一或主要的储备资产,如泰达币按1:1的比例锚定美元,“天秤币”此前公布的储备资产计划中,美元占比也超50%。据此,陈雨露认为,稳定币,尤其是锚定或主要锚定美元的稳定币,其国际使用可能会进一步增强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当中的主导地位,遏制多极化国际货币体系,包括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

  此外,陈雨露表示,如果全球稳定币网络设计不当、缺乏监管或未能按预期运作,会给金融稳定带来新的风险。一旦稳定币的信用、流动性、市场和操作风险管理不力,持有人可能因此丧失信心,导致挤兑,极端情况下可能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

  五年前,人民银行启动了数字货币的研究和法定数字货币(DC/EP)的研发。陈雨露介绍,主权数字货币的发行也存在着“狭义银行”效应,需要我们供给相应的理论创新成果和应对政策。

(责任编辑:DF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