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特朗普“斩首行动”前任不敢干,招来的不仅是伊朗复仇

  新年伊始,美国就在中东捅了“马蜂窝”。

  凌晨的微光中,美军MQ-9掠食者(Reaper)无人机悄无声息地逼近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国际机场。在那里,两部汽车正接上数名贵宾离开。

  猎杀就在此刻。远在卡塔尔的美军指挥中心一声令下,“掠食者”上数枚导弹齐发。其中一枚激光制导的“地狱火”导弹,以370公里的时速命中伊朗名将的座驾。

  2020年刚刚进入了第三天。随着巴格达国际机场外的三声巨响,两辆汽车瞬间燃起熊熊烈火。到了拂晓时分,虽然火焰渐渐熄灭,此时中东局势已经炸开了锅。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授权美军进行的这场袭击中,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特种部队“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Qassim Suleimani)将军丧生。在伊朗,他被视为仅次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二号实权人物。

  苏莱曼尼的遇害,无论是对伊朗军事实力以及民族自豪感都是沉重一击。毫无疑问,伊朗将对此事件进行报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表示,虽然伊朗会选择何种方式进行报复目前还难以预料,但美国在中东地区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大风险已成定局。

  “报复”或已开始

  苏莱曼尼在伊朗国内颇受尊崇,更是中东地区什叶派心目中的反美斗士和英雄。在伊拉克,看守总理迈赫迪也加入了送葬者的队伍。在伊朗国内,德黑兰大街小巷陆续挂出了苏莱曼尼肖像;在他的家乡克尔曼,成千上万的普通民众涌向街头表达悲愤。

  袭击发生后,伊朗国防部长哈塔米(Amir Hatami)明确表示,伊朗将对苏莱曼尼遭谋杀一事进行彻底报复。他说:“苏莱曼尼遭到不公正暗杀,我们将进行毁灭性报复,会对所有参与并应对他遭暗杀负责的人进行报复。”

  对于伊朗将会以何种方式进行报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邹志强表示,伊朗已经声明必将进行报复,但会选择何种方式进行报复尚难以预料。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可能会利用在伊拉克、叙利亚、也门、黎巴嫩等地的代理人对美国的军事基地和人员进行袭击,在海湾地区劫持美国舰船或击落侦察飞机等。总之,美国在中东地区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大风险。

  美国及其盟友对于伊朗的报复当然早有预料。巴格达伊拉克政府与外国使馆所在的“绿区”,3日当天就被伊拉克安全部队完全封锁,以防止出现任何紧急情况。

  美国国务院随即发出安全警告:“鉴于伊拉克和地区(中东)的高度紧张局势,我们强烈要求在伊拉克的美国侨民立即撤离”。公告还说,美国驻伊拉克使馆的领事服务暂停,并警告美国侨民不要靠近美国在巴格达的使馆。

  果不其然,根据伊拉克军方的声明称,绿区在4日晚间遭到一枚火箭袭击,火箭就落在美国使馆附近。绿区附近的贾迪里亚(Al-Jadriya)社区遭到另一枚火箭弹袭击。同时,伊拉克北部的巴拉德空军基地(Baladairbase)也遭到两枚火箭的攻击,所幸均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4日,目前虽然还没有任何组织声称对这些袭击事件负责,但是伊拉克什叶派武装真主党旅(Kataib Hezbollah)向伊拉克政府军发出了警告,要他们远离美国驻伊拉克的军事基地。此次与苏莱曼尼在同车被杀的“人民动员组织”副主席穆罕迪斯(Abu Mahdial-Muhandis)即是该组织的创始人。

  伊拉克“人民动员组织”于2014年成立,主要得到伊朗支持、由“真主旅”等多个什叶派民兵武装组成。它在2018年3月编入伊拉克安全部队,在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战斗中发挥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猎杀发生在伊拉克境内,而伊朗和伊拉克均为什叶派占人口多数,两国关系近年来大有改善。美国此举很难让伊拉克政府跟随。

  同时,美国继续向中东地区增派部队。数百名美国军人1月4日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Fort Bragg)陆军基地前往科威特。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之前表示,这一部署是“针对美国人员和设施受到的威胁程度增加”而采取的“一项适当和预防性的行动”。

  除却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人员和盟友加强戒备外,美国也提高了本土的戒备程度。美国国土安全部代理部长查德·沃尔夫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美国国土安全部随时准备应对并打击美国国土面临的任何和所有威胁。”

  纽约市市长德布拉西奥在3日表示,美国和伊朗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实际战争状态,作为对美发动袭击的首选,纽约已立即加强警备预防伊朗进行报复。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5日发布通知,建议和提醒在美中国公民密切关注当地安全形势,提高警惕,注意安全防范,慎重考虑前往公众场所。

  风险难以把握

  对于突如其来的紧张局势,美国民主党人明显很不买账。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说,特朗普在没有得到国会许可的情况下发动了袭击。

  而对于特朗普的冒险行为,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参议员桑德斯批评道,这次空袭违反了特朗普自己的竞选承诺。他说:“特朗普保证要结束所有无尽的战争,但不幸的是,他的行动把我们推到了通往另一场战争的道路。”

  其实,据媒体透露,在1月2日特朗普做出猎杀苏莱曼尼决定时,就使得美国国防部官员大为震惊。直到现在,美国政府内部也有大量官员仍在质疑这一决定是否出于理性的分析。

  在小布什、奥巴马政府时供职的多名官员透露,尽管分属不同政党,上两任总统领导的政府都对杀害苏莱曼尼态度谨慎。因为据他们评估,苏莱曼尼死亡和他活着一样危险。

  对于随之而来的报复性攻击,特朗普再次使出了他极限施压的手法。他警告说,如果伊朗对美国进行报复,美国将对伊朗52个目标实施猛烈打击。

  不过,对伊朗境内的目标实施直接的军事打击,就意味着美国和伊朗正式进入战争状态,这与特朗普一直以来实施的“极限施压”背道而驰。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邹志强表示,特朗普声称可打击伊朗境内52个目标更多是着眼于威慑,虽然美国有这个能力,但当前依然没有与伊朗全面开战的政治意愿。

  “其实,此次直接击毙苏莱曼尼也是以军事行动对伊朗予以警告,防止发生更多针对美国的袭击。”他补充道。

  地缘政治风险外溢,投资者纷纷转向避险资产。事件发生当天,被视为能够规避风险的日元一下子升至三个月的高位,此外美国国债、德国国债和黄金也呈现不同程度的上涨。

  此次袭击,更直接引发了人们对原油供应的担忧,纽约油价和布伦特油价3日盘中一度分别上涨4.75%和4.95%,布伦特油价距离每桶70美元的整数关口仅一步之遥。

  不过,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伊朗及其盟友的报复行动,可能会导致海湾地区石油基础设施受损,从而造成石油供应紧张。

  在2019年9月,沙特国家石油公司两处石油设施遭无人机袭击并引发火灾。也门胡塞武装宣布实施了袭击,但美国指责伊朗是袭击的幕后黑手,伊朗对此予以否认。石油设施遇袭一度引发国际市场紧张情绪,触发油价飙升。

  不过,当前世界原油库存充足,中东国家产能大有富余,除非发生严重削减产能的事件,否则仅仅是地缘政治紧张,很难持续将油价推向更高价位。

(责任编辑:DF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