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能源大臣力挺特朗普中东行动:美国总统“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

原标题:沙特能源大臣力挺特朗普中东行动:美国总统“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

  1月13日,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表示,在国际安全问题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应该能够做他想要做的事。

  在沙特达兰举行的国际石油技术会议(IPTC)小组讨论上,阿卜杜勒-阿齐兹说:“美国总统就是美国总统,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he can do whatever he wishes)。”

  阿卜杜勒-阿齐兹补充道,他“肯定”对我或“房间里的任何人”都不用负责。

  阿卜杜勒-阿齐兹称,美国是沙特的战略伙伴,对国际安全发挥着重要作用。

  他还说:“我们把它留给我们的美国朋友来决定,让他们以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来应对当下的情况。”

  在阿卜杜勒-阿齐兹发表上述评论之际,国际能源市场投资者正在继续密切关注中东紧张局势的变化。

  3日,特朗普下令用无人机暗杀了伊朗高级军事指挥官苏莱马尼。11日,伊朗向美军驻伊拉克的两个军事基地发动了导弹袭击。此后,美伊双方都表现克制,以避免冲突进一步升级。

  阿卜杜勒-阿齐兹说:“由于我们的地区局势依然非常紧张,沙特王国将继续竭尽所能确保稳定的石油市场。”

  他表示,希望看到石油市场的稳定以及原油需求与供应的可持续增长。

  他表示,现在讨论OPEC及其伙伴国会继续减产还维持过早。当前的OPEC+减产协议将于3月到期。

(责任编辑:DF529)

耶伦谈退休生活:和伯南克成“邻居” 积极捍卫美联储独立性

原标题:耶伦谈退休生活:和伯南克成“邻居”,积极捍卫美联储独立性

  前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退休已近两年,退休后的她也一刻不得闲,除了在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e)继续从事财政和货币政策的研究,她也积极地发声捍卫央行独立性,同时向美联储的前同事提供自己的建议。

  2020年1月13日,耶伦现身于香港举行的亚洲金融论坛(AFF),并对话金融学院高级顾问陈德霖。“一朝央行家,终身央行家,”耶伦提及。尽管在美联储任职时,耶伦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问题向来三缄其口,但退休后,她更积极地发声捍卫央行独立性。早在2019年8月,她还和前几任美联储主席沃尔克、格林斯潘、伯南克发表联合署名文章,呼吁保持美联储独立性,确保货币政策决策不受短期政治压力影响。

  除了货币政策,耶伦目前对金融监管等问题颇感兴趣,她表示不希望看到另一轮危机发生,且美联储目前也并不希望实行负利率

  效力布鲁金斯学会

  作为一个“终身央行家”,耶伦在退休后也致力于相关政策研究。2018年,她就加入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在布鲁金斯哈钦斯财政和货币政策中心担任高级研究员。她当时就称,期待继续研究经济问题,尤其是劳动市场相关议题,她将继续为有关经济的公共政策贡献力量。

  “我现在的‘邻居’(隔壁办公室)就是伯南克,而伯南克的旁边则是上一任美联储副主席科恩(Donald Cohn),同时学会还有很多其他前美联储成员,”耶伦在论坛期间提及。

  美联储的政策决定由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FederalOpen Market Committee)作出,而耶伦也笑称他们这些前员工为“前公开市场委员会”(Former Open Market Committee)。“在卸任美联储主席一段时间后,我可以更公开地讨论央行政策,我也会给前同事一些建议。”她称

  此外,金融监管也是耶伦始终关注的话题,毕竟2008年的那场金融危机一度对美国经济和全球都造成了难以抹去的重创,因此耶伦也希望不再出现另一轮毁灭性的金融危机。

  她还在任时,就与共和党人就去监管问题出现了巨大分歧,特朗普始终希望推动全面去监管。在2017年8月底的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会上,耶伦发表演讲,并暗示“去监管”可能更应该谨慎为之。一方面,强化监管的确提升了美国金融系统的韧性,“研究显示,核心改革大幅提高了韧性,同时也没有过度限制贷款可获得性或影响经济增长”,另一方面,“采取任何行动必须要有扎实的研究数据支持,然而”有些改革推行时间不久,市场仍在持续适应调节,相关研究也仍然有限。

  继续捍卫央行独立性

  早在特朗普竞选之时,美联储和耶伦就是其抨击的对象。尽管耶伦从未公开评论其未连任主席是否与特朗普有关,但其捍卫美联储独立性的决心也从未动摇,在退休后反而更多在公开场合表达其看法。

  “之所以我们几位美联储前主席此前相关捍卫独立性的文章,就是因为我们很担心特朗普总统持续干预央行货币政策,他在过去一段时间不断炮轰鲍威尔主席的政策决定。特朗普说他不相信央行的独立性,他认为央行需要受到政治的影响,他也通过推特断批评墓前美联储的政策,这令我感到担忧。”耶伦此次表示。

  2019年以来,特朗普因施压美联储调整货币政策未果,持续不断地“炮轰”该机构。同年6月底,特朗普直言“只要自己想,就能将鲍威尔解雇”。鉴于当时美联储尚未开启降息进程,特朗普始终称,如果鲍威尔没有加息,而是进行量化宽松,美国的GDP长和股市都会超过当下的水平,他说,“美联储是美国经济的障碍,鲍威尔完全领会不到我的意思”。同月19日议息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表示,法律明确规定他有4年任期,他将继续任职直到任期结束。特朗普则称鲍威尔“有权待满4年任期”的说法是错误的。面对特朗普三番两次的攻击,鲍威尔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自己不会屈服于政治压力,要捍卫美联储的独立性。历史上,从没有一位美联储主席被总统免职。

  四位前主席也在文章中明确表示,政治领导人在选举期间为了短期刺激经济、呼吁央行实施货币政策的例子比比皆是。但研究表明,从长远来看,基于当前政治(而非经济)需求的货币政策,会导致更糟糕的经济表现,包括更高的通胀和更慢的增长。文中也提及,包括正副主席等在内的美联储官员,只有在违法或存在类似不当行为的情况下才可被解职,与政治领导人存在政策分歧不能成为理由。

  “国内外的历史一再表明,当央行不受短期政治压力的影响,只依赖可靠的经济原则和数据行事时,经济才是最强劲的,经济运行才是最好的。”耶伦此次称,保持美联储服务于国家最大利益,而非一小撮政客的利益,这一点至关重要。

  美联储并不倾向于推行负利率

  欧元区、日本实行负利率已经多年,还有众多不断面临“零利率下限”(Zero Lower Bound)困境的全球各央行也在担忧,当下一轮危机来临,究竟要如何抵御危机。耶伦表示,目前美联储并不倾向于实行负利率。

  “尽管美联储讨论过这个问题,尤其是危机后,但目前对于实行负利率并无打算。”耶伦表示,“低利率和负利率也的确有害于储户和保险公司的收益,负利率对银行利润也有负面影响,这是为何欧洲央行等进企业实行‘分级利率’来保护银行的利益。”

  2019年9月,欧央行宣布“降息+重启QE+分级利率”三项决定。之所以实行分级利率制度,旨在缓解负利率下降息对银行业盈利的不利影响。对于银行持有的超额流动性——超出法定准备金要求的准备金量(因为QE创造了银行准备金,大量的银行准备金存放在欧央行的负债端),有一部分免于负利率(-0.5%)的惩罚,免除的部分享受0%的利率。

  耶伦说,长期低利率尽管为就业等创造了有利环境,但的确容易滋生地产等金融资产泡沫,因为金融稳定风险也成了关注的重点。此前,美联储就已开始将金融稳定纳入研究范围。

(责任编辑:DF529)

让机器人当行长使央行保持独立性? 耶伦回应

原标题:让机器人当行长使央行保持独立性? 耶伦回应

  让机器人当央行行长是否可以使央行保持独立性,避免政治压力?今日,在第十三届亚洲金融论坛上,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回应这一问题时表示,她不知道机器人能不能理解数据背后的一些东西,能不能像央行行长那样了解到商业领域一些决策者的想法,能不能真正了解经济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而她的继任者们正在以政治中立的态度完成自己的工作,我们还是保持现有的系统比较好。

  耶伦说,在做出货币政策的过程当中需要听到不同的意见,她不知道计算机在这方面是不是能够取得成功。因为在人类讨论当中可能有不同意见,大家要取得共识,大家对数据处理不一样、对数据解读也不一样,这就需要通过讨论寻找共同认同的基础,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

  “我不知道计算机在这方面能够有些什么样的表现,我不知道计算机能不能理解人们的想法、了解经济参与者的经验, 我也不知道计算机除了理解数据之外,能不能理解数据背后的一些东西,能不能像央行行长那样了解到商业领域一些决策者的一些想法,能不能真的了解经济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耶伦说,谈到政治独立性的话,有人会认为机器人是一个好的想法。“但是在我关注我的继任者和我同事的时候,我注意到他们不是机器人,但是他们确实非常出色,他们很专业地在处理自己的工作,以政治中立的态度在完成自己的工作,我觉得我们还是保持现有的系统比较好。”

(责任编辑:DF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