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西方到底“缺失”了什么

  刚刚闭幕的慕尼黑安全会议再次聚集世界目光。作为全球外交防务精英的“达沃斯”,此次会议依惯例发布了新版慕尼黑安全报告,主题为“西方的缺失”。虽然该主题从一开始就遭到质疑,但从会议整体氛围看,西方与会者的论调中多少都弥漫着某种焦虑情绪。

  按照安全报告的说法,所谓“西方的缺失”,是西方世界内部分裂的结果,而这种分裂则基于西方当前所面对的严峻内外困境。就内部而言,民粹主义抬头、社会层面的族裔认同等矛盾加剧、“自由主义”价值观持续失势、选举政治濒临失灵;而在国际舞台上,西方扮演的角色备受争议、军事等优势今非昔比、在国际治理机构中的话语权下降、盟友体系苦苦支撑。基于此,报告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西方正在走向撤退和衰落。

  必须承认,欧洲的这份自我剖析具有一定客观性,但“老大哥”美国显然并不这样认为。此番参会,美国派出了包括国会众议院议长、国务卿、国防部长以及20多位两党两院国会议员在内的罕见阵容,目的就是向欧洲发出强烈信号——有美国的西方不会缺失。只不过,从美国政客的发言看,他们根本无力否认报告中任何一项关于西方自身困境的检视,反而只能通过无所不用其极地渲染“中国威胁”来煽动仇恨与恐惧。于是,华为与5G成为了本次会议中最频繁被提及的话题之一;原本凝聚着全人类智慧并终将为全世界造福的技术,在美国政客嘴里变成了意识形态色彩极强的“武器”。

  在这样一场关于安全的世界性会议上,为了一己之私而集中兜售的“不安全”,注定无人问津。事实上,所谓“西方的缺失”的最大推手正是美国自己。过去三年多以来,具有同其他西方国家一样内部困境的美国极力通过“单边主义”“本土主义”的政策议程来对外转嫁矛盾,结果不仅加剧了西方世界内部的困顿,更加快了整个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瓦解。从这个意义上讲,欧洲关于“西方的缺失”的焦虑本身,就包含对美国的极大失望。

  对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来说,要想真正解决“缺失”的焦虑,唯一正确选择就是超越固有的“西方本位”,真正去拥抱世界。在经济全球化无法阻挡地持续深化的今天,任何国家都必须适应多边主义的新秩序,才能在同一个命运共同体中相互依存、共同发展。地球村中,不存在零和博弈,只有多赢合作,更谈不上什么“威胁”。大国存在的意义绝不是通过竞争来体现的,而是通过负责任的担当来体现的,是通过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为解决当前世界面临挑战提供更多方案来体现的。

  正如王毅外长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表演讲的题目那样,“跨越东西差异,践行多边主义”才是维持世界安全与繁荣的正道。换句话说,如果西方还是仅仅为所谓“西方的缺失”深感焦虑,那一定会陷入“越焦虑越缺失,而越缺失越焦虑”的恶性循环不能自拔。此刻,摆在全世界面前的第一要务绝对不是挽救什么“西方的缺失”,而是拥抱多边主义、携手努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不我待。

(责任编辑:DF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