蛰伏8年后 鸿荣源借东莞旧改重启扩张

原标题:蛰伏8年后 鸿荣源借东莞旧改重启扩张

  蛰伏多年之后,深圳房企鸿荣源在扩张道路上再踏出一步。这一次,选择在其擅长的旧改领域内,而且,就在深圳大本营边上的东莞临深片区。

  3月2日,鸿荣源中标东莞黄江鸡鸣岗127万平米城市更新项目前期服务商,这是鸿荣源在东莞的四个旧改项目中面积最大的一个。

  资料显示,鸿荣源最早于2018年9月接触东莞城市更新,确认与天堂围村委会合作开发凤岗镇天堂围村86.5万平旧改项目。2019年,鸿荣源与同行角逐,最终中标塘厦76.1万平米的四村社区新城市中心综合类项目及长安镇10.8万平米沙头社区商住项目的前期服务商。

  与已确认的开发商不同,前期服务商仅负责前期数据的收集,包括前期规划研究、确认土地权属、征求村民的改造意愿、拟定拆迁补偿方案等。

  合一城市更新集团董事总经理罗宇指出,前期服务商不是开发商,其更多是站在服务的角度,为政府或村委推进旧改项目,中标前期服务不等于能100%拿下项目,后期仍需要通过公开市场挂牌交易。不过,这是圈地第一步。“相比其他竞争者而言,中标前期服务等于提前先占了位置,有先一步的优势,在介入旧改的成本方面相对低一点。”罗宇说。

  包括鸿荣源在内,卓越、星河等一批深圳本土房企纷纷参与到东莞旧改浪潮中。“这是一个好时机。”有业内人士如此评价。

  其续指,一方面,东莞在房地产开发方面的优势和效率在提升,其旧改领域目前处于浅水区,相比深圳,房企的实操难度较小;另一方面,从房企自身角度来看,这些房企都在深圳有丰富的旧改经验,它们非常了解旧改领域的投资逻辑跟商业模式的运作,深圳在旧改方面的政策法规越来越规范,可运作空间比较小,东莞旧改释放出来的空间就比较大。

  而对于鸿荣源而言,布局东莞的动作或具有别样意义。由东莞旧改,它再一次发出对外扩张的信号。

  鸿荣源的扩张往事

  根据官网资料,鸿荣源由潮汕商人赖海民创建于1991年,目前旗下拥有房地产开发、商业运营、产业发展、金融科技四大板块。在房地产开发领域,鸿荣源在深累计开发项目面积逾1000万平米。

  鸿荣源发家于深圳宝安,上世纪90年代,赖海民抓住宝安发展的机遇,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2006年前后对鸿荣源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节点。2005年,鸿荣源以16亿元销售金额位列深圳地产销售季军;2006年,在房企资质评审中其位列亚军,仅次于深圳万科。

  2007年,是鸿荣源对外扩张动作极大的一年。5月,其以13.95亿元的价格竞得佛山南海地块;7月,以5.2亿元竞得湖南长沙望城地块;8月,通过公司收购形式在惠州拿下逾70万平方米、建面约200万平方米的土地,成立惠州分公司。9月,在广州土拍现场,与保利几经争夺,最终以21亿元的总价拿下金沙洲项目,成就金沙洲地王。

  “佛山惠州拿地只是开始,鸿荣源有能力有雄心在珠三角甚至全国二、三线城市谋求大发展。”时任鸿荣源总裁的杨江曾如此表示。

  但随后的发展却未如鸿荣源想象的那般顺利。随着2008年楼市低谷的到来,鸿荣源的资金问题显露,多个在售项目被指延缓施工,并降价销售,扩张计划也被迫搁浅。

  鸿荣源于长沙拿的地块退掉,而曾击败保利而拿下的金沙洲地王,面对巨额土地款,鸿荣源使出“拖”字诀,直至2010年4月,广州市国土局正式收回该地块,并没收土地出让金4亿元。而该地块被收回亦宣告鸿荣源这轮扩张失败,惠州、长沙、河源等地项目公司陆续被注销。

  从金沙洲地王被收回后的8年里,鸿荣源收缩战线回归深圳,未再有实质性的扩张动作,随着深圳房价高涨,鸿荣源逐渐“回血”。2017年,鸿荣源旗下壹方置业宣布在武汉CBD斥资逾300亿元建设项目,但截至目前,并没有该项目的进一步消息。

  东莞,则是鸿荣源扩张“暂停”8年后再出发的首站。

  重要提示: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不代表本网站之观点或意见,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最终以开发商实际公示为准。商品房预售须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用户在购房时需慎重查验开发商的证件信息。本页面所提到房屋面积如无特别标示,均指建筑面积。

(责任编辑:DF381)

锐叔论市 美股又现巨震 对A股的影响会有多大?

原标题:锐叔论市 美股又现巨震 对A股的影响会有多大?

  周二指数呈现冲高回落态势,A股几大指数在早盘集体大幅高开,随后继续震荡走高,尤其是创业板指涨幅接近5%,但在10:50左右达到前天最高点后,便开始一路震荡回调,涨幅大为收窄。最终上证指数、深成指、创业板指分别上涨0.74%、0.90%,1.78%报收。个股涨跌比约为2.68,涨停股(剔除ST和未开板次新股)为99家,显示市场情绪一般,赚钱效应较强。

  晚间,美股玩了一把过山车,先是美联储突然出手,将基准利率下调50个基点;将超额准备金率(IOER)下调50个基点至1.1%。这一动作大大超出市场预期。美股盘中直线飙升,三大股指涨幅均超过1.2%。不过随后美股出现冲高回落,最终反跌近3%。美股的这种表现,显示在海外疫情的冲击下,国际资本市场还是有点惶惶不安。上周五,摩根士丹利首席美股策略师兼首席投资官Mike Wilson表示,由于低利率和超量货币供应等流动性驱动的牛市暴涨模式已经结束,任何反弹都将是疲软的。

  尽管A股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受到外围市场的影响,不过A股近来的表现有点与外围市场“格格不入”。事实上,摩根士丹利首席亚洲与新兴市场策略师Jonathan F Garner的团队在最新研报中,将中国和新加坡股市的评级分别从“持平大盘”(equal-weight)上调至“超配”(overweight),将澳大利亚股市评级从“低配”(underweight)上调至“持平大盘”。大摩预期三国将在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扩大之际推出进一步的刺激政策,并偏爱三国股市目前更便宜的估值。在国际资本看来,A股有望成为疫情冲击下的“资产避难所”。所以,大家也不要被吓到了,未来事实将证明,A股会表现出更强的“韧性”。

  锐叔之所以这么乐观,主要还是基于之前提到过的,春季行情的驱动因素并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尤其是在当前国内疫情出现明显改善后,“稳增长”成为政策重心,相关举措不断出台。昨天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聚焦“六稳”,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各地也在积极行动,从各省市发布的重点项目清单来看,目前已有7省市推出未来几年25万亿重点项目。25万亿是个什么概念,大家还记得08的金融危机不,当年年底曾推出“四万亿”投资计划,结果造就了09年的小牛,现在是25万亿,而且仅仅是7个省市的计划!

  技术上,昨天的放量冲高回落,收出长上影K线,反映短线大幅反弹后抛压有所增强,加上外围市场的影响,预计今日指数有所调整。60日、89日、半年线、144日、年线等一系列中长期均线汇集在2948-2982区间,对指数形成较强支撑,调整空间有限。从北上资金动向上看,昨天继续保持净流入态势,如果今天在调整过程中仍保持这样的态势,也会增强市场的信心。

  板块和热点方面,昨天市场热点稍有点散乱,前一天大涨的基建产业链没有延续强势,与非洲沙漠蝗灾相关的种业和虫害防治题材居于涨幅榜前列。基建产业链出现一定的整理很正常,毕竟前一天涨幅巨大,而且又大多是大盘蓝筹股,股性自然没有成长股那么活跃,这一块儿主要看的是大趋势,未来逆周期调整是政策焦点,前面也提到了各地也在积极行动,目前已有7省市推出未来几年25万亿重点项目,所以未来一个阶段会是市场的主角之一,可继续保持关注,并以低吸为主。虫害防治题材与3月2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紧急通知有关,通知提到,因初期防控不利,沙漠蝗可能会延续到今年6月,届时蝗群规模可能增值至当前的500倍。专家认为虽然沙漠蝗侵入我国成灾风险较低,但沙漠蝗仍有可能从西藏、新疆、云南进入我国。这个题材的持续性有点不好判断,毕竟当前我国还没有受到实质性威胁。消息面上,科技部等5部门印发《加强“从0到1”基础研究工作方案》,《方案》提出,计划突出支持关键核心技术中的重大科学问题。重点支持人工智能、集成电路和微波器件等重大领域,推动关键核心技术突破。看来,今天科技股又要“躁动”一下了。科技股仍是贯穿全年的主线,不过其中像半导体这类老题材,感觉还是有点高,追涨需谨慎,人工智能这类启动较晚的新题材倒还可以留意一下。未来一个阶段的科技股中,锐叔觉得关注的重点还是与逆周期调节相结合的科技新基建方向。

  操作策略:

  昨日A股虽延续前一天的大涨之势继续冲高,但后面出现明显的回落,显示抛压有所加大。结合外围市场的大幅震荡,今日可能会有所调整,不过沪指在2950-2970区域有较强的支撑,调整空间应有限。操作上,可考虑逐步开始逢低加仓。短线可适当关注基建产业链、新基建等逆周期调节品种,以及券商业绩增长的低估值品种;中线上可逢低关注新能源汽车、半导体、通信设备、云计算等科技股,以及基建产业链、龙头券商等低估值品种。

(责任编辑:DF381)

纽约梅隆:欧洲和日本央行后续或跟进推出支持性财政政策

原标题:纽约梅隆:欧洲和日本央行后续或跟进推出支持性财政政策

  针对美联储“闪电”降息,纽约梅隆投资管理旗下牛顿投资管理固定收益主管Paul Brain今日表示,昨日早些时候的G7声明并未详细公开具体行动,但美联储迅速反应,紧急降息,全球其他央行或将效仿。然而,与美联储相比,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负利率政策使其降息空间有限,后续可能跟进推出的是例如向银行系统补充流动性和支持性财政政策,比如意大利已经宣布增加财政支出

  Paul Brain称,美国债券市场已经充分反映了2020年共降息100个基点的预期,但市场最初存在过度反应的情况,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正朝着1%的方向发展。如果风险资产反应良好,或者市场意识到各国央行反应慢于预期,这种价格水平可能是短暂的。此外,如果市场关注的是各国抗击疫情的其他措施,而不是央行进一步降息,那么资本竞购避险资产的势头可能会放缓。

(责任编辑:DF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