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曝瑞幸上市审计机构安永主动披露舞弊,或撇清后续调查责任

  第一财经消息,“是安永推动瑞幸披露舞弊的”,在瑞幸咖啡虚假交易被曝之后,有接近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下称:安永)大中华区高层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

  “年初,浑水做空报告引起了安永警觉,安永指派一个强大的反舞弊团队介入,发现了舞弊事实,要求瑞幸按美国规定,启动内部调查并督促公司尽快公布调查结果。”上述匿名人士称。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安永派出的这一反舞弊团队,多达十几人。而安永为瑞幸咖啡做审计的团队人数超过20人。截至发稿,记者并未从安永官方证实上述消息。

  北京时间4月2日消息,周四盘前瑞幸咖啡[LK.O]提交美国SEC公告显示,该公司2019年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虚假交易金额22亿元。瑞幸咖啡股价应声大跌。美东时间4月2日晚间,瑞幸咖啡盘前一度跌超80%。开盘后,瑞幸咖啡股价就触发熔断机制,在20分钟内连续三次触发熔断,当日收盘价6.40美元,下跌75.57%。

  2018年1月试运营的瑞幸咖啡,于2019年5月在纽交所上市,创造了中概股成立至上市最短时间纪录。而上市不到一年即被曝严重财务造假,也创造了中概股财务造假被揭发的时间最短纪录。

  安永能否逃过一劫?

  瑞幸咖啡公告称,事件起因系2019年年度报告在合并报表审计期间发现的问题,这一事实表明瑞幸咖啡舞弊案发,确有可能是受到来自于审计师事务所的压力。

  据公告,该公司董事会已成立专门委员会(下称:“特别委员会”),负责监督在截至2019年12月31日财年的合并财务报表审计期间提请董事会注意的某些问题的内部调查(下称“内部调查”)。

  上述特别委员会成员,由公司三名独立董事组成。

  公告称,内部调查初步阶段确定的信息表明,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与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22亿元。在此期间,某些成本和费用也因虚假交易而大幅膨胀。上述数字尚未经过特别委员会,以及财务顾问或公司独立审计师的独立验证,并且可能会随着内部调查的进行而改变。

  特别委员会提请董事会注意:从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公司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剑以及向他报告的几名员工从事了不当行为,包括捏造某些交易。特别委员会建议采取某些临时补救措施,中止与已确定的虚假交易涉及方的合同和交易。

  瑞幸咖啡内部调查界定的造假时间,到底始于何时,这是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如上述公告所称,目前特别委员会内部调查界定的虚假交易,开始于2019年第二季度。

  瑞幸咖啡于2019年5月份登录纽交所上市,记者查询招股说明书,安永对发行上市时的财报审计,截止于2018年12月31日。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目前公布的内部调查结论为最终结论,即不再往前追溯招股说明书发布时的财报审计截止时间前是否造假,则安永很可能逃过一劫。

  搞砸瑞幸咖啡的,是瑞幸咖啡自己。而救安永的,可能也是安永自己。

  许峰注意到,目前美国对瑞幸咖啡提起集体诉讼的几大律师事务所,几乎一致地将瑞幸咖啡侵权时间,定为2019年11月3日,这表明,美国股民集体诉讼,可能不涉及上市发行欺诈,这表明诉讼可能不会涉及到瑞幸IPO时的几家中介机构。

  瑞幸咖啡IPO的中介团队包括:瑞信、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海通国际为其联合承销商;安永为其审计机构。

  但是,许峰表示,考虑到公司公告指明,刘剑团队可能系此次瑞幸咖啡造假的主要执行方,而刘剑系于2018年5月,即瑞幸咖啡试运营不久后,就担任首席运营官的,如果其造假始于2018年5月,那么瑞幸咖啡很有可能构成上市欺诈,中介机构也难逃其责。

  造假比例印证浑水报告

  财报显示,瑞幸咖啡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为29.29亿元人民币。如果最终确认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有22亿元涉嫌伪造。这意味着,瑞幸营收的造假比例可能达到了75%。

  这一造假比例似乎印证了此前做空机构报告的估计。今年2月1日,著名调查机构浑水研究自称收到了的来自匿名者的做空报告。这份报告指出,对长达11260小时的门店客流量监控视频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和2019年第四季度,每家门店每天的商品销量分别至少夸大了69%和88%。

  浑水提供的这份报告称,通过长达11260小时的门店流量监控视频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和2019年第四季度,每家门店每天的销量分别至少夸大了69%和88%。我们动员了92名全职员工和1418名兼职员工,在981个门店日进行监控和记录门店客流量,覆盖了100%的营业时间。

  浑水在其报告的开篇即给出结论:当瑞幸咖啡于2019年5月上市时,这是一个试图通过残酷的折扣和免费赠送咖啡向中国消费者灌输咖啡文化的彻底失败的企业

  这份报告显示,瑞幸的管理层通过股票质押兑现了49%的所持股票(即已发行股票总数的24%)。

  另外,报告还披露,瑞幸集团董事长陆正耀和同一批关系密切的私募股权投资者从神州租车(00699.HK)套现16亿美元,而少数股东损失惨重。

  神州租车创始人陆正耀为瑞幸咖啡董事长兼大股东。数据显示,瑞幸咖啡的大股东为陆正耀,持股23.94%,而陆正耀夫妇也为神州租车的大股东,持股29.76%。

  上文提到的瑞幸咖啡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剑,在瑞幸工作之前,拥有神州租车十年的工作履历。据瑞幸官网介绍,刘剑,于2005年获得中央财经大学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学士学位。2008年至2015年,先后担任神州租车车辆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负责人;2015年至2018年担任神州优车收益管理负责人;2018年5月起担任瑞幸咖啡COO,2019年2月起任董事。

  4月3日,香港上市的神州租车盘中一度大跌70%,10时13分紧急停牌,停牌前跌54.42%,报1.96港元,成交额2.73亿港元,最新总市值41.55亿港元。

  一位前中金分析师撰文称,此前瑞幸高管们满口的新奇词汇,即给他留下了“公司不靠谱”的印象。“例如,他们的首席市场官发明了一个‘流量池’理论,意思是”用廉价咖啡去吸引流量,构筑瑞幸咖啡的流量池,然后把流量导出到其他有利可图的领域“。我看过瑞幸高管的很多演讲,满口都是新奇的互联网、新零售、新消费概念。这是一种强烈警报:公司不靠谱。”

(责任编辑:DF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