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范围内的这场新冠疫情抗击中,口罩、呼吸机、医疗床位等防护物资的紧缺,成为急需解决的问题。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同样使得加强全球卫生人力的需求更为迫切。

  2013年至2018年期间,尽管全球范围内护理人数增加了470万,但全球仍存在590万护理人员的缺口。

  世界卫生组织(WHO)参与编写的《2020年世界护理状况(State of the Worlds Nursing Report – 2020)》报告发布了上述数据。该报告于4月7日“世界卫生日”发布。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选择这一天发布这份报告,是表达对目前在抗击新冠疫情第一线冲锋陷阵的医护人员的敬意,更重要的是敦促国际社会正视全球范围内医护力量短缺的现状。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4月9日凌晨5时,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50万例,达到1500830例,累计死亡病例达到87706例。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42万,达到423135例,死亡病例超1.4万,达14390例。

  中低收入经济体缺口更严重

  世卫组织的上述报告指出,目前全球护士人数为2790万,占全球医疗工作者人数的一半以上(59%)。其中,专业护士1930万,占比约为69%;600万(22%)为专业护士助理,剩余620万(9%)护士并不属于上述两类。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护士人数分布也并不均匀,81%的护士集中在美洲、欧洲以及西太平洋三大地区。上述三大地区的人口占全世界总人口的51%。

  非洲、东南亚、拉美等中低收入经济体面临的护士缺口问题尤为严重。在低收入经济体中,每万人中护士的数量仅为9.1人;而发达经济体中,每万人中护士的数量达107.7人。

  当然,发达经济体的医护人员也面临同样的短缺。以当前全球新冠疫情中心的美国为例,美国医学院协会(AAMC)在2019年4月发布的题为《医师供给和需求的复杂性:基于2017~2023年的模型预计》报告中就已警示道:美国医师短缺的情况正在继续恶化,无论是基础护理,还是普通外科、心血管、癌症等各个专科,这种医护人员的短缺将是全面的结构性短缺。

  AAMC预估,到2030年,医师短缺数量可能会达到4.6万~12.19万。基本医疗照护的医师缺口在2.1万~5.5万;非基本医疗照护的各专精领域医师的缺口将在2.4万~6.5万间;在专精领域医师类别中,外科医生的缺口将在1.4万~2.3万。

  护理人员老龄化

  世卫组织报告中指出,专业护理人员老龄化问题日益凸显世卫组织从106个国家收集的数据显示,38%的护士年龄在35岁以下,17%的则在55岁以上。这也意味着,1/6的从业者将在10年内退休。其中,美洲的这一情况最为严重。

  AAMC也在此前的报告中提及,人口不断增长和老龄化加剧也是造成医师短缺的原因。AAMC指出,2030年美国人口预计将增长至3.59亿,增长约10.3%,而65岁及以上人口将增长50%。这意味着,虽然人们健康状况改善可能会减少近期医疗需求,但人均寿命相应延长将会加剧长期的医疗需求。

  未来十年内,美国超过1/3的执业医师年龄在65岁或以上。因此,这一群体在退休方面的决定,也直接关系着美国医师的供给。AAMC的调查显示,提早退休、缩短工作时间,已成为这一群体的首要考虑因素。

  几点建议

  全球护士的缺口该如何弥补?

  世卫组织鼓励医护匮乏国家平均每年多培养8%的护理人才,并创造相关就业岗位。除此以外,自国外引进移民,吸引世界各地的医学生及在职医生充实本国的医护队伍,也是一个方法。

  报告指出,86个国家的数据显示,13%的护士或出生在国外或在国外接受相关培训。这一现象在发达经济体中尤为显著,这一比例也增至15.2%。

  美国移民协会2017年的数据显示,当年,全美注册的97.4万名医生中,有24.7万人并非在美国本土医学院校培养,占比约25.4%。其中少部分是美国籍的公民前往外国医学院求学毕业后归国,而多数则是移民。

  1992~2016年间,约有81.3%的非美国籍的医学院校毕业生获得了在美国行医的许可证。

  此外,世卫组织还提出了多条建议,比如,鼓励各国增加相关专业的资金投入;提升护士的地位;改善从业者工作环境;更要确保从业者享受公平的薪资待遇;加强医疗领域的数据收集、分析和使用等。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DF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