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4月商业景气指数降至历史最低点

摘要 【德国4月商业景气指数降至历史最低点】德国伊弗经济研究所24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德国商业景气指数4月环比猛降,经季节调整后,从3月的85.9点降至74.3点,为历史最低点。(新华网)

  德国伊弗经济研究所24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德国商业景气指数4月环比猛降,经季节调整后,从3月的85.9点降至74.3点,为历史最低点。

  当月德国商业景气指数四项指标均显著下降。其中,制造业指数降至2009年3月以来最低值,服务业指数则降至历史最低点,贸易指数和建筑业指数分别猛降27.4点和22.6点。

  伊弗经济研究所所长克莱门斯·菲斯特在一份声明中说,受访德国企业的商业情绪是“灾难性的”,商业景气指数环比降幅前所未有,受访企业对今后发展的预期从未如此悲观,对行业经营现状的满意度也剧烈下降。他认为,新冠疫情来势汹汹,正冲击德国经济。

  伊弗商业景气指数被认为是德国经济发展的风向标,对观察德国经济形势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文章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DF506)

油价暴跌令产业链上下游承压几何

原标题:财经观察:油价暴跌令产业链上下游承压几何

  近日,油价暴跌的阴霾再次笼罩全球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原油产业链上下游均因油价“跌跌不休”而持续承压,从开采、储存到运输,市场弥漫着对能源行业前景的焦虑。

  在全球石油需求萎靡、库存高企、储油能力不足及市场投机行为等多重因素作用下,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20日出现暴跌,一路击穿地板,历史上首次跌至负值。

  油价暴跌后,原油的运输、储存成本已高于原油本身价格。美国银行全球研究部的数据显示,美国原油期货交割地库欣地区原油库存已经增加1500万桶,该地区储油设施利用率已达70%左右,预计未来几周到达上限。

  随着全球各地的储油设施被填满,海上浮式储油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激增。全球航运业巨头克拉克森普拉托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披露,储存在海上的石油已增至近2.5亿桶,每周有5000万桶原油进入库存。

  分析人士指出,需求不振而供应未减,大量多余原油只能进入储油设施,眼看着储油空间接近饱和,手持原油的交易商无利可图,还可能产生额外收储成本。

  位于产业链上游的勘探开采同样在重创中忍痛前行。石油开采成本中,大部分成本是开采前的勘探费用、钻井设备购买和租赁费用等。

  市场人士表示,传统的原油生产行业无法停产,因为停止和重启油井并不容易,关闭一口油井成本高昂,甚至可能造成永久损坏,所以部分产地出于技术原因不能关闭油井,原油生产不得不继续进行。

  国际油价下跌对石油净进口国有利有弊,总体上利大于弊。特别是对于产业链中下游行业企业,低油价意味着生产资料成本降低,石油炼化产品价格随之下降,利润空间增加。以石油为原料的塑料、橡胶、化纤等下游产业成本降低,有助于提升市场竞争力。

  然而,下游产业要面对的棘手问题是运力不足、运费飙升。目前市场上能够利用的大型油轮工作量满额运转,运力稀缺导致运费飙升。

  埃及阿拉伯科学技术与海运学院经济学教授卡里姆·乌姆达说:“原油需求罕见一路下泻,油库临近饱和,油轮被困在海上,无处可卸。”

  英国德鲁里航运咨询有限公司预计,闲置的陆上储油能力可能于二季度耗尽,进而将推高对浮式存储的需求。浮式存储增加会进一步挤压油轮运力,导致运价进一步飙升。飙升的运费将直接“吃掉”原油购入折扣,还将吞噬下游产业的降成本效用。

  马上下载东方财富期货APP开通期货账户,布局T+0可双向交易的原油期货>>

(文章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DF529)

欧盟酝酿史上最大“复苏基金” 计划未定分歧已现

原标题:欧盟酝酿史上最大“复苏基金”,计划未定分歧已现

  遭受新冠肺炎疫情危机考验的欧盟或将掏出有史以来最庞大的预算案。

  当地时间23日晚,欧盟国家领导人指示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构建一笔“复苏基金”,旨在通过贷款和赠款结合的方式推动经济恢复活力。

  已有方案提出高达2万亿欧元的计划,尽管最终数字仍未达成一致,但各国在如何为复苏基金提供融资上分歧巨大。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受灾最严重的国家赞成以赠款的形式提供援助,但德国和荷兰等国则坚决反对建立任何形式的联合债务工具。

  在各执一词的背后,疫情是否进一步动摇了欧盟的团结?巴黎和平论坛总干事、全球化智库国际委员会专家瓦伊斯(Justin Vaisse)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欧盟过去三十年发生的任何危机中,无论巴尔干战争还是欧债危机或难民危机,都有欧盟将崩溃或消失的声音传出,但这种情况之所以没有发生,是因为在让大家联结到一起的原因中,政治因素总是比经济或金融因素更强大牢固。

  七年预算计划将与复苏基金挂钩

  欧盟当前的七年预算计划将在2020年底走到尽头,临危受命重塑下一个七年预算案的冯德莱恩表示:“我相信,我们只能凭借一种方式才能完成经济复苏背后如此庞大的任务,那就是将欧盟预算与复苏基金明确挂钩。”她表示,从2021年开始的七年预算计划必须适应新冠肺炎疫情危机后的新局面,要“增加火力”以覆盖必要的投资。

  但欧盟南方和北方国家在如何注资以及是否需要还款上表态不一,荷兰、丹麦、奥地利、德国和瑞典反对法国提出的以赠款形式支持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建议。法国总统马克龙称,实际上赠款也可以在欧盟预算内通过转移支付来完成,而不用上升到被一些欧盟国家强烈反对的“债务共同化”的程度。

  荷兰首相鲁特不主张增加欧盟预算,他认为如果需要直接拨款,欧委会应该考虑从其他项目中重新分配以及转移资金。而最近几周一直抱怨欧洲缺乏团结的意大利总理孔特,则对此次会议的结果非常满意,并在发言中称“这是几周前无法想象的巨大进展”。

  冯德莱恩透露,欧委会的目标是在5月6日拿出新的七年预算计划。这一时间表晚于过往经验,而且许多官员认为,如果不举行实体峰会,只让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通过视频谈判是不可能达成协议的。但目前尚不清楚面对面的会议何时才能恢复。

  对于这一预算的金额,冯德莱恩称,在计划的头两年或三年内,预算上限将从目前占国民总收入的1.2%提高到2%,增幅部分将为经济复苏的融资计划提供贷款担保。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切尔也指出,欧盟中某些国家以及欧盟经济中某些产业受到的冲击更加严重,因此应该得到最大的帮助。此外,各国政府已经批准了总额超过5000亿欧元的紧急经济计划,只待各国议会批准这些措施,就能从6月1日之前开始运作。

  在华营商欧企情绪尚佳

  除增大预算上限外,欧盟以及其成员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最近几周都收紧了外国投资规则。在英国,一项新的外国投资法也正在议会推进。传统来说,对外国投资的审查通常集中在国防军事领域,但现在各国对“战略产业”的定义已然不同。

  欧盟中国商会副会长玛彻塔(Sara Marchetta)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危机期间,可以预料到的是投资审查规则被拉紧。“但欧洲的情况非常零散复杂,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应对手段,而且危机后的发展不一定和大流行之前的趋势是一致的。”玛彻塔称,“我认为这事关业务重新启动的问题。当业务重启时,你会希望做得更好。因此,中期来看,商业世界并不会因流行病而变得更分割和孤立。”

  玛彻塔对第一财经记者称,欧盟和中国更可能进行可持续的合作关系。“在华营商的欧洲企业情绪尚佳,预计投资不会大幅流出,中国也在非常迅速地组织复工复产。”她表示,“我们的大多数成员都在中国为本地市场生产产品,因此拥有本地供应链的企业实际上对目前的状况感到非常满意。”

  同事,玛彻塔也表示,人员流动受阻碍是当前较为紧急的问题。“我们正在谈的项目需要往返欧洲和中国,这不仅仅是经理人,还有专家、技术人员和调查员。”她说。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DF526)